中国动漫游戏界

当《元梦之星》走上发展快车道,引发同行眼红模仿追随

更新时间:2024-04-07点击:2008

4月6日,《元梦之星》于官方微博官宣将与“蔬菜精灵”进行联动,推出“菜狗”和“莲藕狐”主题外观,许多玩家纷纷在评论表示期待。

不过,有玩家发现,这次的预告与平常的不同——《元梦之星》在这条微博中也向玩家们道出了最近小小成绩“令人眼红”的现况:从去年内测以来,《元梦之星》的游戏设计例如家园的电视功能、滑雪地图玩法、以及待机平板动作等屡屡被某游戏模仿借鉴,并附上了带有时间线的对比图。

其实对于同赛道某些游戏的过度借鉴行为,《元梦之星》已经不是第一次做出回应。3月29日,《元梦之星》就在新玩法预热微博中放出了部分运营活动被模仿的对比图,并表示“有竞争是好事,幸福的是玩家”。

据三方机构Dataeye数据,《元梦之星》上线三个月注册用户数超1.29亿,称得上是游戏史上增长最快的游戏之一。这样用户量级和增长速度,显然已经让同赛道竞品产生了极大的压力和危机感。有竞品选择了模仿《元梦之星》的设计亮点,上线形式和内容极其相似的运营活动和游戏设计,但从目前形势看来,并没有取得特别好的效果。

《元梦之星》稳中求进,同行花了大钱也拦不住

《元梦之星》自上线以来居高不下的话题度和用户量级,都对同赛道竞品形成了不小压力,这一点从其他派对游戏的营销投入中不难得知。

根据网易2023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报告,网易于Q4用于营销的费用有明显增长,增幅达13.6%,并且官方人员承认其中包含竞争营销的因素。具体而言,网易2023年Q4的销售及市场费用为42.26亿元,结合《元梦之星》上线日期便在去年Q4,不难推测有相当一部分费用便是用于应对《元梦之星》的竞争中。

(游戏葡萄披露网易财报电话QA)

不过显然在营销侧大量投入的对垒也没有实现成功阻击。根据DateEye游戏观察统计数据,《元梦之星》不仅化解了竞品给到的压力,还达成了爆发式的1.29亿用户增长,远超同赛道头部《蛋仔派对》甚至整个游戏行业近几年大部分产品上线三个月的用户注册量。

《元梦之星》内容之外还卷价格,竞品压力再添一钧

《元梦之星》给同赛道竞品带来的压力还体现在游戏内商品的定价上。根据DateEye游戏观察研究发现,同一时段内,《元梦之星》的高稀有度时装数量、充值返利金额门槛、卡池保底抽数都低于同品类游戏《蛋仔派对》。

(数据来源:DateEye游戏观察)

在时装数量上,无论是新旧时装还是持续在售奖池时装数量,《元梦之星》都比《蛋仔派对》要少;充值返利门槛方面,同样是达到最高额度获得载具,《元梦之星》最高额度为988元,《蛋仔派对》最高额度则1288元;至于当赛季时装卡池保底抽取次数,《元梦之星》为140次,《蛋仔派对》起初为170次,在《元梦之星》上线后调整为150次,但调整后的次数仍然较《元梦之星》更高。在价格优势上,《元梦之星》显然给同赛道竞品上足了压力。

《元梦之星》让派对赛道变天,守旧玩家竟化身“魔怔人”

《元梦之星》强势冲入派对游戏赛道产生的压力,似乎也传递到了竞品玩家身上。不知是出于对自家游戏的爱护,认为新的头部产品加入对于自己所喜爱的游戏来说是一种“威胁”,亦或是另有某些难以言表的原因,总之,在社交平台上,一些玩家出现了堪称“魔怔”的行为。

这些“魔怔”行为中,最为突出的便是“鉴抄”。近段时间以来,许多玩家在社交平台上随意地指控《元梦之星》玩家在“星世界”中发表的地图存在“抄袭”同类产品玩家自制地图的行为。哪怕他们鉴定为“抄袭”的许多作品都可以明确溯源到参考图片,这些“魔怔人”仍然不管不顾,强行将这些作品贴上“抄袭”的标签,而后上升到攻击《元梦之星》本身是“抄袭游戏”。

然而,自《元梦之星》上线起就被竞品频频模仿——先是IP联动矩阵“意外”雷同,后又有星家园里电视系统也被“拷贝”——的事实,这些同类产品的“魔怔人”玩家却十分有默契地往往避而不谈,仿佛完全不存在。

DateEye游戏观察有言:“派对游戏在短期看DAU、中期看ARPU、长期看利润率,现阶段《元梦之星》仍处于提升DAU的阶段,作为新进的开拓者,它在上线的三个月时间内迅速拓宽了这个聚会合家欢游戏的赛道,目前重心是提高用户的福利和游戏体验,拓展用户圈层把蛋糕做到更大”。

从这段评价中可见,《元梦之星》的运营思路切中了玩家和市场的痛点,说是赛道的“破局者”也不为过,其进场对于已有产品产生冲击和压力是必然。但部分派对游戏在压力之下,不断尝试制造争议获取流量,试图影响《元梦之星》的正常运营,这样的竞争手法绝非正道,且必定会被玩家和行业唾弃。毕竟游戏以内容取胜,要想在长线竞争中获得优势,认真打磨自身产品体验吸引玩家,才是唯一正道。